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wd54的博客

清心逸士

 
 
 

日志

 
 
关于我

双鱼座, 喜欢和睿智人的交谈,愿意和孝敬老人的人交往。淡泊明志,与人为善。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2011-06-29 12:13:23|  分类: 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因拥有大量文艺复兴以来的大师作品而跻身于世界一流美术馆之列。华盛顿国立美术馆东临国会大厦,西临波多马克河,由新旧两栋建筑构成,号称拥有美国最大规模的藏品。筹建于1937年,当时,A.W.梅隆捐赠大量世界名画和雕塑给国家,并且出资兴建馆舍,制订建馆计划。所以也有人习惯地称之为梅隆画廊。另外,该馆还收到多人的捐献,使该馆藏品初具规模。1937 年梅隆去世时,他的收藏已有三百余件,雕刻二十四件,全部捐赠给国家。1941年,美术馆的主要建筑物由梅隆基金出资建成。罗斯福总统接受了梅隆的捐赠,以国立美术馆之名开幕。此举引起了连锁响应,许多收藏家和私人机构纷纷将自己的藏品捐献出来,使得馆藏迅速增加。尽管与其它历史悠久的大博物馆相比,华盛顿国立美术馆历史短暂,藏品数量也难和纽约大都会美术馆等相匹敌,但由于在质量上比起其他欧美博物馆来毫不逊色,又因为周边有众多的自然、艺术和历史博物馆群相辉映,环境优美,因此成为访客必到之处。统计表明其观众的年度访问量已超过620多万人次,位列华盛顿20个最受欢迎的游览景点第四,远在白宫和其它著名景点之上。此后,现代美术展示场的新馆(东馆)于1967年增建完成。华盛顿国立美术馆隶属于美国政府学术研究机构史密生协会,由史密生协会的干事、美国国务卿、财政部部长、最高法院院长以及五位民间理事共同管理经营。

      华盛顿美术馆的藏品从意大利文艺复兴初期、印象派、巴黎派到现代美术,几乎包罗了各时期的精华作品,其展示方式为依各时期的年代顺序陈列。该馆收藏的精品中有L.达·芬奇、拉斐尔、提香、EL.格列柯、J.A.D.安格尔、P.毕加索等人的作品。现馆藏作品近10万件。我第一次到华盛顿就对该美术馆印象深刻,这次故地重游,在有限的时间里拍下一些照片。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以上油画是华盛顿国立美术馆部分收藏,本人拍摄是为学习和欣赏之用。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西馆内雕塑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随着国立美术馆中藏品数量的不断增加和学术研究的需要,该馆于1968年在原馆址的东侧进行了扩建。东馆的设计师是著名的华裔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他巧妙地把梯形分割成两个三角形:大的等腰三角形做陈列馆;小的直角三角形作研究中心。步入展馆,你会发现内部空间高大宽敞,通透明亮,一扫传统美术馆建筑内部那种阴沉压抑之感。在高大的大厅中央悬挂着现代雕塑家考尔德专门为东馆创作的可活动抽象雕塑,墙上则是由大画家米罗设计的巨型现代壁毯。东馆与老馆内部由长长的地下通道相连接,利用通道空间还设置了美术馆的售品部、餐厅以及地下演讲厅。在地面广场上凸起的一组不规则三角形玻璃塔又是地下通道大厅顶部的采光天窗,这种用现代材料构成的空间形式是贝聿铭建筑设计的风格特征之一,1978年,国立美术馆东馆落成开幕(老馆则成为西馆),卡特总统亲自为其剪彩并称赞这座建筑是世界上最好的美术馆。2003年,美国建筑师协会宣布贝聿铭设计的东馆获得“AIA25年建筑奖”,这是一个专门用来表彰经历了25年到35年时间考验的优秀建筑设计的重要奖项。国立美术馆东馆已经成为20世纪下半叶现代建筑的标志性经典作品。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我的美国之旅(4-5)-- 华盛顿国立美术馆 - dwd54 - dwd54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